亚瑟死死扛特好吃1

微笑的朝陽:

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放出来
但已经半年了我不管啦xxx
万一真的不能放我再删吧_(:з」∠)_
都是旧图了…
最近没怎么画过新图……

YOU(大柚子):

20170703 鸣佐日


转眼又一年鸣佐,不过实在抱歉,没时间画新图,拿这张充数吧

【招募】NPC和COCER持续招募中~

鸣佐ONLY-执子之手:

志愿者募集中!!!


 


NPC申请条件


1.申请人需年满18周岁


2.须听从主办方安排


3.有责任心,有时间(展前、展期、展后)和精力。


4.有奉献精神,不得擅自离开岗位进行购买物品和参加活动等行为。


NPC服务范围:


展前:网络宣传、统计数据、接待招待、布置会场、搬运清点物品等。


展期:咨询、验票入场、维护场内外秩序、管理人流排队、招待宾客、后勤等。


展后:清理会场、整理物资等。


NPC福利:


暂时保密!申请成功之后,我们会以邮件形式与您联系。


报名方式:


1.点击此处进入官网下载申请表。


2.填写完毕后请以附件方式发送到nso_handinhand@163.com


 




Coser募集中!!!


由于活动当日的某个特别企划(暂时保密!),我们需要大量Coser的支持!角色限定为鸣人、佐助和面码(你们懂的~)。


角色限定:漩涡鸣人、宇智波佐助、漩涡面码


喜欢cosplay的鸣佐粉们,赶快拉上你的基友/CP!这次NSO一定会给你留下独一无二的回忆!


有意者欢迎留言,或加入QQ群:421378457



【米英】Destination(ABO设定)「3」

亚瑟好可爱啊(。•ω•。)ノ♡

无衣同泽:

#米英ABO设定个人志《Zero》已经预售了,地址:戳我


 


阿尔弗雷德提着一大袋东西跟在了亚瑟身后,看着他敏捷地跳过一个个小水坑,走到一栋双层独栋小屋门前,那栋小屋看着久经风霜,小院的栏杆早已生锈,屋子的墙体蔓延着大片的爬山虎,倒是别有一些趣味。


 


亚瑟掏出钥匙打开小院的门,转过头就看到阿尔弗雷德好奇地打量着附近的环境,“看来你没来过这附近?”


 


“也许来过,不太记得了。”阿尔弗雷德应了一声,“这地方看起来不像是你会待的。”


 


亚瑟愣了一下,顺着阿尔弗雷德的的视线望去,看到好几个小孩子趴在墙边往两人的方向张望,脸上还挂着不少泥土,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。他环绕一圈,就连坐在不远处的杂货店老板娘都探过头,偷偷往这边看。


 


“我在这里过得挺开心的。”亚瑟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言下之意,S市的郊区环境不太好,而且对于一个单身Omega而言,安全系数也不高,“你要进来吗?”


 


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吃惊的表情,对于他而言只是第一次和亚瑟见面,就能够走进他的私人空间,但他的话显然比脑子里想的更快,在亚瑟说完的下一秒就跳了出来,“好啊。”


 


在打开门以后,亚瑟终于松口气将抱着的泰迪熊放在沙发上,随后接过阿尔弗雷德手上的购物袋,一样一样地掏出来摆满整个茶几。阿尔弗雷德站在一旁盯着亚瑟,沙金色的头发都快要湿透了,黏在修长的脖子,腺体散发着诱人的信息素香气,借助着室内的暖气,一会儿便充满了整个屋子。


 


阿尔弗雷德强迫自己转移视线,不能够再盯着Omega的脖子上看,他瞄了眼刚刚自己拎了一路的袋子,发现里头大多是糖果和饼干,还有好几个洋娃娃,但他现在巡视一圈这个一眼能看尽的房子,也没察觉这有小孩生活的迹象。


 


亚瑟一边碎碎念一边将东西分门别类整理好,对摆满整个桌子的零食非常满意,笑意都快要从眼眸中溢出,晃得阿尔弗雷德都感到一阵恍惚,就像是最珍贵的宝石一般,纯粹得让人惊叹。


 


亚瑟抬起头就对上了阿尔弗雷德的目光,脸瞬间开始发烫,“你要喝茶吗?或者你更爱咖啡?”


 


阿尔弗雷德回了句咖啡,接着就看着亚瑟走进厨房,随后便在客厅里来回踱步,整个人坐立不安。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——亚瑟对他的影响比想象中的大多了。不仅仅是信息素上的相互吸引,还有着更多,他也说不清楚的东西,看来他们的过去不仅仅是协议婚姻这么简单。


 


 


亚瑟捧了两杯热饮放在茶几上,手肘上还挂着一条白毛巾,他把毛巾丢给阿尔弗雷德,便转过头不去留意对方的反应,“擦一擦。”


 


阿尔弗雷德这才注意到亚瑟刚刚已经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,此刻穿着的是比较休闲的家居服,看着像是比较柔软的棉质面料。不知道为什么,阿尔弗雷德总认为亚瑟是喜欢丝绸类的,但现在看起来也很适合,有种软绵绵的感觉。


 


亚瑟有些尴尬,他可没想到Alpha会这么直接干脆把整个上衣脱了,露出精壮的肌肉,身体上还留下了几道疤痕,估计是以前的那起车祸留下的伤痕。想到这里,亚瑟的眼睛一热,跑了进房间拿出一件睡袍丢给阿尔弗雷德,这是他家里唯一一件能让对方穿得上的衣服,他垂下眼眸低声说道:“谢谢你的帮忙了。”


 


阿尔弗雷德发出响亮的笑声,“我又没做些什么,你不用这么夸张啦。你是兔子吗?眼睛这么容易红,还喜欢哭。”


 


原本感人的气氛瞬间没了,亚瑟强忍住想揍阿尔弗雷德一顿的欲望,自顾自地端起红茶抿了一口。


 


阿尔弗雷德非常勉强地将整个人塞进睡袍里,并不打算系上带子,就敞开着露出胸膛,也不在意Omega怎么想的,高兴地拿起另外一杯咖啡喝起来,“哇,不错嘛。我还以为英国人都是厨房杀手,做一次饭炸一次厨房,最后成果就是黑漆漆的焦炭那种。”


 


“都是污蔑!”亚瑟恼羞成怒地回答道,他做的东西虽然不怎么好看,但味道还是可以吃下去的。他突然反应过来,这个场面是不是曾经也发生过,两年多以后又重头来了一遍,可是他和阿尔弗雷德还会继续吗?


 


“你真的失忆了?”亚瑟不死心地再问一遍,说完就有些懊悔。又一次问这个问题就有种揭人伤疤的意思,即便是真的没有失忆,又可以怎么样,只能说明阿尔弗雷德不想面对自己罢了。


 


“真的。”阿尔弗雷德点点头。


 


“那你就没想过把记忆找回来吗?”


 


“我一回想起以前的事情,头就开始痛。我兄弟马修说顺其自然吧,就是缺了一小块记忆,对平时生活也没什么影响,学习方面的很快就掌握回来了,还提前毕业了。”阿尔弗雷德说道,语气显得非常轻松,一点也不在乎曾经的过去。


 


听到这里亚瑟不免有些失落,和阿尔弗雷德一起的大半年是他人生中最棒的时候,没有了玛丽苛刻的训诫,也没有各种各样的严格要求,是一段非常美妙的回忆,但对于阿尔弗雷德而言,却只是无关紧要的小片段而已。随后亚瑟又陷入了自我唾弃的境地,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问题,不应该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阿尔弗雷德,这对他不公平。


 


“我们以前的关系是怎么样的?”阿尔弗雷德问道。


 


“就和其他协议婚姻差不多吧,就是你想象的那种。”亚瑟无精打采地回答,话是这么说,其他协议婚姻的人可没把牵手、亲吻和上床都来了一遍。


 


阿尔弗雷德哦了一句,不太相信,但也没有继续发问,反而是亚瑟开始打开话匣子把各种零零碎碎的事情都抛出来。


 


“你以前经常深夜开party,我是个早睡的人,经常受不了就跑下楼拔电视插头接着就掉头跑进去你房间睡,让你蹲客厅。现在看来,我的脾气还是挺糟糕的。”亚瑟感叹道,嘴角挂着笑意,虽然阿尔弗雷德经常让他炸毛,但的确是过得挺开心的。


 


阿尔弗雷德也笑了起来,“如果你是Alpha的话,我们估计就打起来了,我都还没有试过在玩游戏看电视的时候被别人拔插头。”


 


“如果我是Alpha,这个协议婚姻的前提就不存在了。”


 


门铃声骤然响起,亚瑟看了眼挂钟,指针已经指向五点,急急忙忙地往门口走去。阿尔弗雷德疑惑地转过头,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了进来,步伐开始有点蹒跚,但精神气还是十足。她走进客厅,看到阿尔弗雷德穿着亚瑟的睡袍,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,但很快就收回去,笑眯眯地对着Alpha点了点头算是打声招呼。


 


“这是房东,安妮·麦维斯太太。”亚瑟给两人相互介绍道,“他是路上帮我把这堆礼物送回来的好心人,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”


 


“真是太感谢你和亚瑟了,孩子们收到这么多礼物肯定很开心。”安妮咯咯笑道,皱纹爬上眼角,不显得苍老,而是增添几分和蔼。


 


“孩子们?是亚瑟的孩子吗?”阿尔弗雷德诧异问道,他看了这里一圈,没发现有孩子的生活痕迹。


 


亚瑟正准备否认,安妮就先一步回答了,“亚瑟在附近的幼儿园工作,这个月可是一对双胞胎姐弟生日,他觉得附近的商店礼物质量都不太好,特地跑去市中心买了些礼物,我没想到他还买了这么多。”


 


安妮随后又从小挎包里掏出一瓶橘黄色的罐头,放进了亚瑟手心,“刚刚做好的橘子罐头,亚瑟你试试吧。”


 


说完安妮就笑眯眯地瞥了眼阿尔弗雷德,拒绝了亚瑟的挽留,十分迅速地离开房子,又留下两人独自相处。


 


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颊,总觉得安妮刚刚那一瞥别有心意,他是不是让对方产生了些不好误解,“我是不是让你被别人误会了?”


 


“你别想太多了。”亚瑟捂着眼摆了摆手回答道,“安妮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
 


“那我也是时候离开了。”阿尔弗雷德说道,他又脱下了睡袍,纠结地把湿哒哒的衬衫往身上套。


 


“哦……”


 


阿尔弗雷德拿起车钥匙向门外走去,在门口前停下脚步朝内大声建议道:“下次出门别买自己也拿不动的东西了。”


 


亚瑟有些抓狂地站起来也往门外走,顶着阿尔弗雷德疑惑的视线,按住正要关上的门扯住了对方的衣袖,露出了一副“你怎么这么笨”的表情。


 


“手机给我。”


 


“啊?”阿尔弗雷德没反应过来。


 


“手机,你不会没带手机吧。”


 


阿尔弗雷德楞了一下,还是顺从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Omega。亚瑟低着头,迅速地解开了手机锁屏密码,还是生日日期这么老套,他迅速地按下一堆数字,顺利拨通成功,才将手机还给阿尔弗雷德。


 


阿尔弗雷德这时候才明白亚瑟在做些什么,他惊讶地凝视着扭过头的Omega,看着他的脸颊变得通红,连耳尖都不能豁免。


 


亚瑟紧张地拽着衣摆,强压住想要逃跑的冲动,可最后还是缴械投降,砰一声关上门,只留下一句“我才不想要你电话,只是以后要送回礼,感谢你帮我送这么多东西回来。




---


谈恋爱真是一件套路的事情,你泡泡我,我泡泡你。


看对眼,拿手机号码(手动滑稽)

帝英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腥味君:

好久没发米英了,来一发
p1是魔王米,p2是海英